15年,高瓴何以成為高瓴

馬慕杰 · 2020-06-19 21:12

15年來,高瓴的資產管理規模增長至超過5000億人民幣,成為亞洲最大的投資機構之一,平均年回報率超過40%。

既熟悉又陌生,這往往是多數人對高瓴資本的最大感受。

強大的募資能力,超高的頭部企業命中率、一次次大手筆地出手,高瓴在資本市場的每一個動作都格外引人注目。不過同時,高瓴“點石成金”的背后卻始終保持低調的作風。

可以說,無數人曾試圖鉆往高瓴的各個縫隙挖取可以攫取的投資秘密,但大多勞而無獲。

剛剛過去的“六一”,高瓴低調地度過了自己15歲生日。15年來,高瓴的資產管理規模增長至超過5000億人民幣,成為亞洲最大的投資機構之一,平均年回報率超過40%。

回顧高瓴創立以來的15個重大投資,管窺其龐大的跨產業版圖,就會清晰地發現,高瓴自覺嵌入了中國過去15年經濟產業的歷次主題躍遷:既押注于移動互聯網、電商、醫療健康等創新行業,又深度參與了中國傳統消費及制造業產業升級。

或者說,高瓴清晰到只有一個投資主題:重倉中國。而作為新一代創新型產業投資機構,高瓴全階段、全周期、全天候的投資策略,又似乎很難被定義。

但無論如何,高瓴在成為高瓴的那一刻,顯然已經做好了準備。

1.jpg

制表:投中網

首投All in騰訊:奠定研究驅動下的長期價值投資信念

都說創業要趕潮。

回看高瓴創始人張磊創業的2005年,正是中國投資史上的一次潮流涌動。2005年,《公司法》、《證券法》完成修訂,《創業投資企業管理暫行辦法》正式出臺。2006年8月,《合伙企業法》修訂完成。至此,中國私募股權投資的法律體系初步完善,國際普遍采用的有限合伙組織形式得以實現,中國私募股權行業迎來了春天。

熱鬧嘈雜之下,初入行的“學院派”張磊可謂毫無名氣。但本著心中堅定的“信念”,張磊把第一單投資全部押注給了騰訊。2006年,張磊買入當時市值只有20億美元的騰訊,如今騰訊市值已經超過4萬億港幣。

“當時看了很多企業,但是看了之后發現投這些公司不如投騰訊。那時的想法是,騰訊這么大的公司,怎么才只有十幾個億美元。”張磊曾在采訪中表示。

彼時斷言“騰訊這么大公司”,是因為張磊在深入研究中發現了騰訊的巨大潛在空間。據悉,為了研究用戶使用QQ的情況,張磊跑遍了義烏的街頭巷尾,他看到中國下沉市場中QQ的絕對占有率。

而張磊心中的“信念”則來源于這種深入的市場調研與研究。張磊曾提到,這個信念的根本其實是,任何一個商業,不要只看今天的收入和利潤,這都沒有意義。首先,要看企業給這個社會及所針對的消費者與客戶創造了多少價值,這就是張磊口中一直所強調的,高瓴尋找的是為社會瘋狂的創造長期價值的企業家。

“至于他的收入、利潤等早晚會跟上,社會早晚會獎勵這樣不斷瘋狂創造長期價值的企業家。”張磊稱。

為尋找到不斷創造長期價值的企業家,高瓴選擇了研究型驅動的投資打法,即通過研究發現好的商業模式,然后尋找與好的商業模式最為契合的創業者,進而再重倉長期持有。這樣的研究不是紙上談兵的書本型分析,而是實地調研、對市場做細致入微的探察。

可以說,押注騰訊一舉奠定了高瓴通過深入研究為企業未來發展定價的模式,這樣的模式讓高瓴對每一個進入的行業都必須有深入的理解。

“如果理解的結果可以通過二級市場實現,我們就買入股票長期持有,如果沒有這樣的公司,我們就尋找私人市場,如果沒有私人市場,我們就自己孵化。”張磊這樣描述高瓴基于研究的方法論。

在京東的這個案子上,高瓴同樣在前期做了長時間的零售電商行業調查研究。很多人都清楚高瓴投資京東時那個被外人看來“人傻錢多”的故事,但很少人知道,這個彼時中國互聯網最大單筆投資金額,其實是張磊精心算賬后的結果。

據悉,高瓴入資后的第二周,張磊就帶著劉強東去了美國。劉強東在沃爾瑪總部待了四五天,全面了解沃爾瑪的物流網絡和倉儲系統,并很快在京東展開了供應鏈再造和物流渠道優化。

正如張磊在一次座談中提到的,高瓴非常關注“鄰居風險,希望給京東后期引進的投資人也能像高瓴一樣,沒有短期退出壓力,能真正放眼未來,支持公司的長遠發展。”

后來的事實證明了張磊的眼光與高瓴的前瞻洞察力。四年后,京東赴美IPO時,高瓴持有的股權價值升至39億美元。2020年6月18日,赴美上市6年后,京東正式回歸港股,完成二次上市。

“前虧后盈”的算盤:助推消費領域供給側改革,培植新消費品牌

“長期價值”的投資理念已然滲透到高瓴關注的每個行業。在大消費領域,典型如藍月亮。

2008年,為應對全球金融危機對經濟帶來的負面影響,貨幣政策轉向寬松。LP手中的可投資金充足,大批PE機構成立,行業井噴式發展。與此同時,如何將貨幣流量引導到實體經濟領域,成為一個亟待解決的重要命題。

那一年,高瓴通過研究中國的消費品升級發現,當時很多基礎的消費品品類都被跨國公司占領,但這些跨國公司本質上因為歷史的包袱,無法迅速適應消費升級的新趨勢。基于這樣的邏輯,高瓴找到了藍月亮公司創始人羅秋平,鼓勵他勇于進入到新的品類,開拓洗衣液市場,以換道超車的方式打敗跨國公司。

因為消費者的洗衣方式并不能輕易被改變,在洗衣液的推廣上無疑耗資巨大,在前期,本來盈利的藍月亮變成虧損企業。用短期虧損換取大格局,這很張磊。在張磊看來,前期十幾億的虧損不過是基金中的幾個點,但幫企業拉起的護城河卻能實現長期價值的創造。

很快,藍月亮進入快速發展期。2013年,藍月亮營業收入已經從2007年的4億增長到了43億人民幣,年復合增長率49%。從2008年開始,藍月亮洗衣液的市場份額,連續六年排行第一。可以說,藍月亮引領了中國洗滌市場從洗衣粉到洗衣液的轉變。藍月亮也被稱之為“中國的寶潔”。有消息稱,藍月亮正在考慮赴港IPO。

在推動傳統零售消費品變革方面,不得不提的一個案子還有百麗。2017年上半年,由高瓴領銜的財團完成了百麗的私有化,這起港交所史上最大的私有化交易震驚了投資圈。在高瓴基金四期的募集過程中,百麗便被屢屢提及。“科技賦能與價值再創造”是高瓴并購百麗的邏輯:其一,交易價格便宜,有一定的價值創造空間;其二,運動鞋服銷售業務的資產質量優質,但受到女鞋業務拖累,整體市值偏低,分拆上市后可獲得更高市值;其三,科技賦能,通過變革提升資產的價值。

2019年10月10日,百麗國際旗下運動業務板塊滔搏國際正式登陸港交所,上市后市值持續上漲,目前已經超過630億港元,超過了當初百麗私有化時候的總市值(531.35億港元)。

一代“鞋王”蛻變歸來,成為市場觀測高瓴這樣的投資機構深度參與實體經濟轉型升級的一面鏡子。

除了助推傳統消費品轉型升級外,高瓴還深度布局與配置了一批新消費品品牌,包括美妝行業的完美日記、休閑食品市場的良品鋪子、酒飲行業的羅曼湖與江小白等等。據悉,高瓴資本在2014年就在江小白的A輪投資進入,如果簡單按營收增長估值,高瓴資本在江小白上至少有10倍收益。

與此同時,從VC的角度來看,完美日記也是高瓴創投的一筆大概率會被驗證成功的投資,隨著此后的多輪融資,完美日記的估值增長迅猛。有消息稱,完美日記近期已與多家投行商討IPO事宜,預計2020年年底或2021年上半年掛牌上市,不過尚未最終確定在香港還是美國上市,估值將至少達到20億美元。

另外,在整體消費升級的其他領域,高瓴基本“無處不在”。2019年,高瓴與瑞鵬寵物醫療集團聯合宣布雙方簽訂戰略合作協議,連鎖規模超千店的全新寵物醫療“航母”浮出水面,正式起航。據悉,新瑞鵬集團正在著手準備上市前的最后一輪融資,融資規模初步定為30億美元。

在線教育行業,2020年3月,高瓴領投猿輔導10億美元G輪融資,猿輔導投后估值達到78億美元。此輪10億美元的融資為教育行業迄今為止融資額最大的一筆;交割后,猿輔導成為教育行業未上市公司中估值最高的教育品牌。

重倉醫藥領域,“引進來”與“走出去”雙輪驅動

“做時間的朋友”,張磊這句經常掛在嘴邊的投資密碼,深刻地體現在高瓴對于醫藥行業的投資布局。

以百濟神州為例。據悉,高瓴參與和支持了百濟神州公司從成立以來的每一輪融資,從2014年的種子期(A輪),到2015年的起步期(B輪),從2016年納斯達克上市,到上市后的定向增發,再到去年香港上市,高瓴是百濟神州在中國唯一的全程投資人。

之所以敢下重注,源于高瓴提前預判到中國原發創新開始爆發、原研藥是重要方向、PD-1是最重要、最可能的突破領域。高瓴很早就成立了專業的生物醫療行業投資團隊,對醫療行業中的細分領域進行持續研究,重點關注生物技術、創新藥研發、海外創新藥和醫療服務的引進,挖掘處于快速成長中的優秀生物醫療企業,同時大力支持擁有一流技術的頂尖華人科學家回國創業。

創新藥投資之外,在醫療健康領域里,高瓴還鐘情于CRO、CMO的投資。比如藥明康德,泰格醫藥與方達控股。

值得一提的是,高瓴所觀測的創新變化帶來的投資機會,不僅在中國一地。2015年,高瓴與有“醫學麥加圣地”之稱的美國梅奧醫療集團共同合資設立惠每醫療管理有限公司,通過專家互訪、技術合作、人才交流、教育培訓和管理咨詢等方式,全面引進并本土化梅奧的醫療技術、管理經驗和培訓體系。

在將國際領先企業“引進來”的同時,高瓴還基于全球行業洞察,積極“走出去”。據悉,在投資去哪兒之后,高瓴對東南亞的市場進行了細致的研究,發現了印尼版的“去哪兒”——Traveloka;高瓴還積極推動東南亞市場最大的打車應用公司Grab與滴滴出行的戰略合作,推動雙方在技術合作、市場拓展等方面的共贏。

用張磊的話,高瓴每天在做的事就是琢磨如何才能幫助被投公司將“動態護城河”挖得足夠深,并幫助企業家找到并滿足未被滿足的消費者需求。這背后,是高瓴長期價值投資的底層邏輯,可以為企業提供最長線的資本而非追求短期的回報,因此完全有能力支持一個公司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的戰略發展。

400億投向先進制造,僅公牛一個案子浮盈超10億

2019年,格力混改可以稱得上是資本市場中萬眾矚目的事件之一。在這場持續了半年之久的股權爭奪戰中,高瓴以417億人民幣繼續加注,成為格力大股東。同時,這也成為了高瓴在先進制造領域的一大投資旗幟。

“研究的一個重要方向就是看行業格局,格局決定結局。”張磊曾表示,“格力電器作為中國制造業的一張名片,是我們要長期支持的。”

對公牛電器的投資,是高瓴又一個中國制造概念的投資范本。2017年12月,高瓴作為唯一的機構投資者以8億元受讓了公牛集團2.235%的股權,成為后者的第四大股東。今年2月,公牛成功IPO,僅僅兩年多時間,高瓴在這個投資項目上的浮盈就超過10億元。

事實上,在國內制造領域,高瓴早已深耕多年。據CVSource投中數據不完全統計,過去十年,高瓴在制造業的投資金額超過了400億元。比如,提供自動化零部件一站式采購服務的怡合達,打造了“最懂制造的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徐工信息,代表全球前沿制造業技術創新的思靈機器人……

可以說,高瓴正從信息自動化、工業互聯網到智能制造,橫跨科技企業和傳統企業展開“重倉先進制造”的龐大布局。

張磊曾說,“創投行業進入農耕時代。”而以中國制造業升級為核心的產業創新,正是一個需要精耕細作的行業。基于多年重倉格力、美的、公牛電器,數字化賦能百麗等典型中國先進制造企業,高瓴以數字化和精益管理團隊賦能,已經建立起自己的投后護城河。

在物流配送領域,高瓴也早已有所布局。典型代表如現代物流設備提供商普洛斯。2015年,高瓴以每股2.74新元的價格,從美國投資基金孤松資本手中買下普洛斯3億3790萬股,總值約9.26億新元,擁有普洛斯8.2%的股份,成為普洛斯第二大股東。2017年,高瓴領銜的中國財團以160億新元(116億美元,約合790億元人民幣)成功收購普洛斯。

業內普遍認為,高瓴對普洛斯私有化具有典型的創新意義,意味著PE機構的退出渠道以及盈利模式發生轉變。除私有化之后在A股借殼或者IPO之外,尋找其他的資產收購方實現退出,或許將會成為普遍的退出模式。

不止于PE投資,高瓴成為高瓴的三大法寶

得益于研究驅動的價值投資導引,高瓴布局于生物醫藥、軟件服務、消費互聯網、新興消費品牌等投資領域的體系初步成型。這亦是今年高調亮相的高瓴創投的四大主要投資領域,其實,高瓴已在其間低調深耕十余年。

更直觀來看,僅從2011年以來的10余年的時間里,高瓴涉足了19個行業,共計300多次的投資,對于互聯網、醫療健康、IT及信息化三大行業更是青睞有加,達到了61、54、32個項目,且都投到了頭部企業。

2.jpg

這也與創投行業的發展趨勢相契合,過去十年,正是中國電商崛起、移動互聯網時代變遷之際,高瓴精準踏中了每個周期的爆發至高點。

高瓴只是PE嗎?答案是否定的。

公開資料顯示,自創立之初,高瓴走的就是全階段、全周期、全天候的投資策略,覆蓋從早期到成長期,從風險投資、私募股權投資到上市公司投資的各個階段。

雖然以二級市場聲名鵲起,直到今年才正式推出高瓴創投的品牌,但以項目投資階段占比看,高瓴其實早就在VC階段,甚至更早的天使階段布局。CVSource投中數據顯示,高瓴在種子期、初創期的投資筆數占比合計超過40%。

3.jpg

“我們要做的就是不斷投資于變化,通過研究洞察,把最好的生意模式帶給最好的企業家。”張磊如是描述高瓴的投資標的。

據悉,在早期階段,高瓴更多是看這家公司有哪些創新模式、創新產品、創新的服務,以及這些產品和服務滿足了哪些新需求。或者是從供給側創造了哪些新需求,以及對原有需求的一種高效提升和迭代。

在成長期和成熟期的企業里面,高瓴更看重的是企業的核心力,用高瓴的話來說叫做“動態護城河”,以及在現有業務基礎上,有沒有可以借助新技術、新模式、新方法來進一步創新提升的空間。

“找到最好的公司,做時間的朋友”,作為中國價值投資擁躉者,在中國市場,張磊押注騰訊、京東等互聯網、電商巨頭,在海外市場投資了印尼版去哪兒、韓國版美團……可以說,高瓴資本以自己的節奏用行動解釋了“重倉中國”的含義——發掘中國創新升級的機會,把中國經驗復制到其他地區。

高瓴并不廣撒網,但卻能在創業趨勢變遷中,保持超高的頭部項目命中率。這背后的原因在于,高瓴始終秉持投資“三板斧”——沿著中國創新、科技賦能、做時間的朋友。

文章來源:投中網

作者:馬慕杰

捕鱼霸业破解版 什么样的理财方式好 快3玩法及中奖规则 江苏11选五中奖规则表 吉林快3专家预测大小 十一选五江苏一定牛 贵州快3跨度开奖l结果 2014年股票推荐 宁夏11选五5奖项 博财配资 云南11远5开奖结果 广西快3开奖直播 天天红包赛怎么打卡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统计 3d胆码拖码怎么中奖 股票下跌k线 吉林十一选五任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