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之下,天使投資在逃亡,還是在逆襲?

林京 · 2020-06-19 09:46

當下的資本寒冬,或許也正是GP們“煉金”之時。

2811303uw4ha.jpg

20世紀早期,在紐約百老匯,富人經常會出資對演出進行捐助。由于音樂劇是一項高風險的投資,“天使投資人”一詞也由此誕生。

中國天使投資行業起步于20世紀80年代,發展于90年代,21世紀后開始步入快速發展階段。2012年開始,中國市場上誕生了一大批天使投資人,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薛蠻子、楊寧、周鴻偉和蔡文勝等。

同時,以徐小平的真格基金、雷軍的順為資本為代表,天使投資逐漸走向機構化。此外,VC/PE也開始加速成立天使基金。

轉折出現在2017年底,隨著資管新規的推出,“募資難”、“投資難”和“退出難”成為一級市場面臨的三重困難。

2019年底,一篇《天使投資大逃亡》文章刷屏創投圈,折射這個行業的寒意。

烯牛數據顯示,國內創投市場早期融資(種子輪/天使輪)數量占比不斷下降,從2014年的49.76%降至2019年的20.98%。

2020年,在疫情這只“黑天鵝”的影響之下,LP出資更加謹慎,募資周期延長。在創投行業風云變幻的這幾年,基金的投資邏輯也在不斷地發生變化,從過去的“二八定律”到趨于理性、趨于專業化。

行業洗牌之下,存活下來的基金也形成新的投資價值體系,引領行業向著更加良性、健康的方向發展。

近日,青山資本退出找靚機,兩年獲得近13倍回報,成績靚眼,頗受行業和媒體關注。當下創投行業的大環境之下,不同基金的投資邏輯分別是什么?與過去相比,他們又發生哪些變化?

寒冬,成為天使投資的機遇?

一直以來,“二八定律”是環繞在創投圈頭頂的一個魔咒——投資100個項目,有20個能成功就已經非常不錯了。

業內這樣看待天使投資的回報:1%的天使拿走了80%的回報,5%的天使拿走了其余20%的回報,而其他94%的天使有可能是顆粒無收。

近日,“美版拼多多”Brandless在毫無先兆的情況下,宣布倒閉,令人唏噓不已。這成為軟銀愿景基金成立以來的第一個死亡項目。愿景基金成立于2016年,曾投出了Uber、滴滴、WeWork、OYO等一批明星初創公司。

軟銀CEO孫正義在接受《福布斯》的采訪中承認,隨著軟銀公司財務政策的收縮,以及新冠疫情繼續撼動日本經濟,軟銀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投資的88家公司中至少有15家將會破產。

今年上半年一級市場的第一并購案,莫屬于轉轉與找靚機的合并,合并后項目總估值為18億美金。

而這背后,更加引起一級市場關注的是,其天使輪及A輪的領投方青山資本或成為最大收益方,據公開報道顯示,其本次只選擇了部分退出便收獲了2.4億現金回報,兩年DPI高達1200%。

久旱逢甘霖,作為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天使投資行業單筆最大的退出,這也給了整個行業一支強心劑。

與外界頻繁唱衰天使投資的氛圍不同,對許多投資機構而言,他們更認為這是大浪淘沙、突圍向上的時機。青山資本創始人張野曾表示,市場上都是熱錢,真正的創業機會在減少。部分人開始引導輿論向資本寒冬發展,希望以此讓非理性投資者和創業者冷靜下來。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大多數機構減緩投資的時候,青山卻加快了投資的速度。“2018年初我們準確預測了2018下半年到2019上半年的資本寒冬,所以當時早早調整了投資節奏。”張野曾表示,市場經過一年的調整,2019年項目估值普遍比2018年低了將近50%,市場比以往更加理性。

對于行業寒冬,滴滴出行天使投資人王剛指出,“我們可以逆向思考,冬天實際上是買東西的時機,而不是賣東西的時機。”

梅花創投創始合伙人吳世春也曾表示,天使投資是穿越寒冬周期最好的武器。寒冬中優質資產價格低、資金使用效率高,到項目退出時已是好年景,對投資人來說是絕佳的資產配置選擇。

紅杉等VC也堅持布局早期投資。6月5日,達達集團在美國納斯達克成功上市。按照發行價16美元計算,達達集團的市值近35億美元。這也成為紅杉中國多年來堅持早期投資的又一成功案例。

投資更趨于理性、專業化

寒冬,加劇行業洗牌,尤其對天使投資這樣“一哄而入”的玩兒家眾多,更是如此。

泡沫散去,更加專業化、精英化的投資機構和團隊,得以生存。

很多投資人表示,對于市場、行業的預期并沒有改變,只是投資更加理性、謹慎。

追溯過往,天使投資多以“熟人”模式為主。因為與VC/PE投資不同,天使投資的難點主要是投人。著名的天使投資3F法則便是:Family、Friends、Fools。

自稱為“熱心大嬸”的雷軍,15年做32次“天使”,優勢之一也在于他的超級人脈,比如凡客誠品創始人陳年、YY創始人李學凌、UC優視創始人俞永福、樂淘網創始人畢勝這些人本來就是他的好友。

對天使投資來說,早期項目往往只是一個想法,他們沒有VC/PE機構那套完整、標準化的流程,無法靠實際運營情況來檢驗商業模式的準確性,因此更多的是投熟人、投熟悉的產業,以獲得更高的成功率。

但是,“熟人當道”模式,容易讓天使投資囿于有限的創業項目,許多隱形的獨角獸被忽略。昔日,徐小平投資聚美優品、王剛投資滴滴等背后,看似感性的快速決策,實則是基于其行業經驗和獨特認知的直覺判斷。

天使投資“暴富神話”背后,都并非“一拍腦袋的決定”。對天使投資人來說,更需練就一雙甄別項目的慧眼,如何判斷準所投的創始人與團隊,至關重要。

以找靚機為例,青山資本創始人張野曾表示,選擇投資溫言杰,是因為他是一個讓人覺得很舒適的人,沒有很強的侵略性和威脅感。因為在二手手機這個領域,如果是侵略性很強、性格色彩極其鮮明的人是沒法做的。這個行業的后端供應鏈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只有像溫言杰這樣務實的人才能夠在這里游刃有余,有自己的生存空間。

同時,在張野看來,投資年輕人就是投資未來。“青山非常重視人,也期待發掘更多有創造力的年輕創業者。創業最迷人的地方在于它的持續演進與瞬息萬變。在這條路上可以走多久取決于你‘改變世界’的熱情與決心。”

在看創業項目時,真格基金聯合創始人徐小平認為,他能閱讀人的心靈。“看創業者是不是真想做這件事,是不是真喜歡做這件事。如果和對方談完,心里想起的都是那個人,就決定投;如果想起的不是人,而是項目,那就不投。”

一直以來,天使投資偏向輕資產的TMT行業,國內很多天使投資人也都是出身于互聯網行業,對此有非常深厚的經驗。

天使投資發展到今天,一個變化是從個人走向機構化,另一個是行業專注度的提升。

在行業寒冬之下,在更加細分的賽道上精耕細作的投資機構,似乎更容易生存和逆襲,也更容易精準捕捉到隱形的獨角獸。比如高瓴資本、紅杉資本、IDG資本等綜合型機構,以及騰訊投資這樣的頭部CVC,持續在消費領域發力,捕獲喜茶、完美日記、螞蜂窩等眾多明星項目。其中,紅杉資本所投消費項目最多,國內國外加起來已經超過10個。

作為后起之秀,在消費賽道上,青山資本連續投中找靚機、花點時間、每日黑巧、bosie、無界空間等項目。其創始人曾表示,在投資時,對消費品的各個品類會做大量的研究,分析這里面有什么不一樣的切入點,這個市場的空間在什么地方等等。

據悉,青山資本之所以聚焦于消費領域,就是因為消費行業相對穩定。因此,青山資本60%~70%的項目在消費領域,30%~40%的項目在科技和互聯網領域。

華醫資本則專注于醫療大健康產業投資,在其創始人劉云看來,與其他創投機構相比,華醫資本最核心的優勢在兩個方面:一是研究驅動型投資,二是投后管理增值能力。

“創新工場”則在泛娛樂和科技領域“遍地開花”,創始人李開復的投資邏輯則是對技術、產品、戰略的深刻了解,對于“趨勢”的判斷。

數據顯示,2017年以來,天使投資人的數量銳減,超過80%的天使投資人離場。一方面,企業估值提升;另一方面,早期移動互聯網的紅利逐漸消退,模式創新不再受到投資人的關注。

而專注于細分領域長期深耕、專業化的頭部GP則更容易獲得LP的青睞。GP二八分化將更加明顯,LP將更加集中于頭部的優質GP。

GP從“淘金”到“煉金”

天使機構被比作新經濟的毛細血管,因為他們的助力,才有了如今的騰訊、滴滴、58同城、聚美優品以及更多的獨角獸與上市公司。

現在,創業模式也在不斷發生改變,從模式的創業走向技術驅動型的創業,走向剛需行業的創業。36氪認為,GP從淘金時代走進煉金時代,也進入了行業洗牌的整頓期。未來創投行業會對GP提出更高的要求,包括要求投資機構具備更強的專業能力、投資策略和為被投企業賦能的能力,它不僅僅是低買高賣的生意,而是需要創造價值的行業。

《全球創投風投行業年度白皮書(2020)》指出,2020年是“危中有機”的一年,突如其來的動蕩正在倒逼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加速重構,新基建、新消費、人工智能等產業的發展帶來創投、風投新機遇。

作為國內最早關注消費領域的天使投資機構,青山資本創始人張野認為未來十年是新消費領域創業的黃金時代,整個流通環節,無論電商還是物流還是支付,甚至是新媒介都給消費創業帶來了一套全新的基礎設施。

天使投資人一般需要陪著被投項目至少4-5年,雖然周期長、風險大、競爭激烈,但也潛藏著巨大的機會。張野此前在接受《騰訊深網》采訪時曾表示,青山資本在選擇被投項目時,不變的核心是找到項目爆發式增長的前夕。對于任何高增長的企業來說,其發展過程一定是從緩慢積累至快速增長,然后趨于平穩甚至緩慢衰退,青山要找到的是它即將爆發的前一刻。

據了解,在找靚機項目上,與行業一貫定律不同,青山資本曾連續兩次領投。找靚機也從月銷售額100萬到后來月銷售額4個多億,并保持持續增長。

隨著找靚機與轉轉達成戰略合并,未來勢必在二手市場這座“富礦”上爆發更多可能。

IDG資本熊曉鴿曾表示投資任何一個公司,退出以后,這個公司還要能夠持續地發展,不僅僅是給社會創造更多的財富,也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這樣才談得上成功。

徐小平在訪談中也表示,幫助年輕人創業是一件很偉大的事。“我不經意參與了這個時代的創造,參與了這個時代的推動。”

對于天使投資來說,最大的“回報”是“過程”本身,而不是“結果”;天使投資最大的“價值”是“社會貢獻”,而不是“現金回報”。

而當下的資本寒冬,或許也正是GP們“煉金”之時。

文章來源:獵云網(微信:ilieyun)

作者:林京

捕鱼霸业破解版 广东快乐十分任选5计划 山西福利快乐10分 债券融资和股票融资 精准预测极速快三 秒速赛车是哪个国家 浙江6+1蓝球中了 河南快三400走势图 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浙江体育彩票20选5 下载一个体育体育彩票 格力电器股票分析报告 排列三专家推荐 1码中特期期提前公开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2007股票分析软件 下载上海快3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