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如何面對募資難?把DPI、IRR做好,圈定自己的核心能力圈

創客貓 · 2019-10-23 14:06

對于人民幣基金而言,一個新的發展時代正在開啟。

創客貓注:本文來源于由投中信息和投中網主辦,投中資本協辦的“第13屆中國投資年會有限合伙人峰會”上,熠美投資合伙人何憶洲、華映資本創始管理合伙人季薇、德同資本創始主管合伙人田立新、元禾辰坤合伙人王吉鵬圍繞《人民幣基金的大江大河》主題展開的圓桌對話,中國母基金聯盟秘書長、水木資本董事長唐勁草擔任嘉賓主持。

vbox11146_056A4023_112629_small.JPG

相比2015年、2016年、2017年,到2019年Q3末為止,根據CVsource的統計,差不多350多家基金完成了募集,總規模達到970億美金,預計2019全年會低于2018年的數據。針對募資難的問題,場上的LP、GP都發表了各自的看法。

作為LP,王吉鵬認為,制約股權投資發展比較大的問題就是中國到今天沒有太多長線的錢。資管新規出現后,上游的閘門關掉了,整體上大家會覺得壓力比較大。但他也表示,中國并不需要兩萬多家GP,現在是自然淘汰的過程,好的基金還是能融到錢。想要成為好的GP,還是在你自己的核心投資策略上、你的方法論上,包括你的團隊配置、成員的背景經歷,要求你比以往做得更細致、更專業才可以。真正打動LP的,是讓LP看到你與現有市場上其他GP的不同點。

何憶洲表示,中國的GP市場是比較碎、變化非常快的,很多都是小基金,LP在這種情況下的選擇過程中,也就造成了整個融資效率不是特別高。另外,國際市場上募資的話會有很多信息豐富的第三方機構,增加了融資的效率,但國內在這一塊還沒有很好的發展。各種因素之下也就造就了LP跟GP雙方對資金的用途和產生的回報預期目標有不完全一致的情況。但他也指出,這個過程是有周期性的,會慢慢過去。

作為GP,田立新提到,在大浪淘沙的過程中,他希望可以生存下去,然后為中國的VC/PE接著發展做一點貢獻。因為GP就是拿著LP的錢,讓它產生更大的價值,得到更好的回報。“把DPI做好,把IRR做好,最后讓我們整個創投生態系統成為一個真正的完整的閉環,就是募、投、管、退,我們把錢投好了,把錢還給大家,大家接著往里投。”

季薇指出,在華映資本的發展過程中,隨著市場的變化,非常注重去找更多有出資能力以及戰略方向上跟他們更協調一致的長線資金。同時她提到了幾點感悟。第一,最近行業內的一些消息讓所有的GP會更加反思注重企業的內在價值,而不僅僅是它的交易價值;第二,無論是企業還是GP,要有一個長期作戰的準備,對于穩健的作戰方式跟比較大的安全邊際要有充分的考慮;第三,要圈定自己的核心能力圈,找到自己的邊界,建立自己的壁壘;第四,任何困難的時候都要保持信心。

以下為對話實錄:(經創客貓編輯,有所刪減)

王繼鵬.JPG

元禾辰坤合伙人 王吉鵬

如何解決募資難的問題?

唐勁草:我們第一個議題還是講這個行業的痛點,想請四位嘉賓講講目前最突出的問題----募資難,因為咱們在座的有三位是母基金,兩位是直投基金的。先請元禾辰坤的王總談談對目前募資難的看法,以及有沒有一些可能解決問題的建議。

王吉鵬:這個話題從去年到今年一直延續下來,資管新規以后,確實從2018年比2017年下降了大概40%。2019年相比2018年肯定還是有比較大的下降,不管是融資還是投資,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整個行業確實是感覺到壓力都比較大。

2015年到2017年這三年市場的流動性非常充裕,所以人民幣進行募資、投資還是比較容易的。然后2017年資管新規以后,出現了上游的閘門關掉了,所以整體上大家會覺得壓力比較大。剛才唐總講痛點,制約我們股權投資發展比較大的問題就是,中國到今天來看沒有太多長線的錢

我們講真正長線的錢像險資,但是險資某種程度上一方面在股權上有一定的選擇標準,包括對GP的要求。第二,因為他們自己的考核體系,所以他們的錢每年要有一些回饋的,包括現金流包括財務,包括有一些指標管理。雖然是長錢,但是目前來看讓他們投很長期的基金還是有一定的難度。

過去是銀行通過理財產品的期限錯配,使得短錢長做,造成了市場比較豐裕。現在閘門關掉了,發現中國市場還是缺少長期的錢,所以融資很難。但是回過頭來從LP的角度來講,我們的選擇更容易,中國原來有2.48萬家GP,但其實不需要那么多。今天是自然淘汰的選擇,很多的資金向頭部效應聚集,好的基金還是能融到錢怎么能成為好的GP?還是在你自己的核心投資策略上、你的方法論上,包括你的團隊配置、成員的背景經歷,要求你比以往做得更細致、更專業才可以。

2012年以后大家向更專業的基金在轉,其實今天都是做專項基金,做生物醫藥、做to B的企業服務,今天出來融資的基本上都是專項基金。在今天的時點上,你是不是在這里面做更進一步細化或者更新的組合。好的GP應該去考慮怎么設計好你的主要產品,然后讓LP看到你跟其他現有市場上GP的不同點,這才是能真正打動LP的。

田立新:今天的話題是人民幣基金的大江大河,“大江大河”這四個字意義很深遠,我想配四個字,“大浪淘沙”,從微觀的GP角度來講,的確感覺到大浪淘沙。

首先這個行業四個環節,募、投、管、退,募資來了一個當頭一棒,本來以前幾個月花時間,現在可能半年甚至一年,所以募資非常難。當然大環境對宏觀方面的事,包括中美貿易戰,中國未來的GDP到底減速會減成什么樣,我覺得從我本人來講我沒有辦法控制。我們能做的一件事就是在大浪淘沙的過程中希望我們能生存下去,然后為中國的VC/PE接著發展做一點貢獻。

我們GP就是做一件事,就是拿著LP給的錢,讓它產生更大的價值,給他們最好的回報,說白了近期更好的DPI。我們和我們的團隊也是這樣的,天天要在基金投資組合如何能夠做一些早期的投資,用一些特殊機會的投資,然后最終在DPI給大家非常好的答卷。同時把IRR做得好,就是要專注專心,專注在某些行業。

把DPI做好,把IRR做好,最后讓我們整個創投生態系統成為一個真正的完整的閉環,就是募、投、管、退,我們把錢投好了,把錢還給大家,大家接著往里投。我們就做好我們該做的事情。

季薇.JPG

華映資本創始管理合伙人 季薇

季薇:其實對我們來說,我們的體現不單是募資難,還有比如說注冊難、備案也難,退出的時候資本市場對于機構投資人的分階段的退出也難,甚至包括行業本身的一些,比如說互聯網的紅利使得我們在To C領域上很多的競爭趨于飽和,大家都會轉看To B的方向,其實在這么一個轉型的過程中也是難的。

所以在這樣的大風大浪過程中,作為一家GP究竟需要擁有怎樣的能力,才能在大風大浪的航行當中保證安全,不翻船,能夠持續的航行下去,駛向勝利的終點?我覺得每個團隊都自我反思的過程中。

當然首先要解決募資的問題,就是唐總剛剛的問題。從五六年前開始我們的投資人就是純機構的投資人,當然在這個過程中,會有一些機構有持續的出資能力的問題,但對于我們來說我們覺得第一個是隨著市場的變化,去找更多有出資能力以及戰略方向上跟我們更協調一致的長線資金,我們會非常非常看重。

當然最本質的還是自己要做好,對于我們來說,我們可能以往的機構投資人到現在新一期募集的機構投資,我們發掘可能有50%左右的轉化率。當中拋開一些持續出資有問題的機構,其實這個轉化率還是非常多的。所以也讓我們要確定我們自己要做好哪些事情,然后讓LP更多的會認同,以及大家能夠長期的走下去

我覺得有幾點是我們最近特別有感悟的,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最近行業有很多的消息,讓所有的GP,不管是人民幣為主還是美元為主的,會更加反思注重企業的內在價值,就是他本身對于社會的商業價值在哪里,他有多大,以及他自己的商業模式能產生多少的經營性收入和現金流,而不僅僅是它的交易價值。交易價值對于二級是股票的價值,對一級市場是融資的價值。最近有很多的事件讓大家更多的反思注重企業的內在價值,我覺得這是我們應該去堅持的。

第二,要有足夠大的安全邊際

我看到的數據是中國和美國到去年2018年的一季度的時候,投資規模應該是持平的,但現在中國只有美國的三分之一,中國在這個方向上GP投出去的錢減少得很厲害,肯定上游募的錢也會減少得很厲害,這已經是一個結果了。投出去的錢減少了很多,包括美元和人民幣,代表企業能拿到的錢也很少,代表著真正好的企業的成活率會小一些。所以不管對于企業還是對于我們GP,要有一個長期作戰的準備,對于穩健的作戰方式跟比較大的安全邊際要有充分的考慮。

第三,華映一開始就是做專業性基金,一開始就定一個方向,當然也會與時俱進。在整個十年的過程里,我們一直在反思,我們自己專注的是什么、我們的核心能力圈在哪里,在當下尤其要考慮這個問題。因為你的核心能力圈并不是你想轉就轉、你想建就能建起來的。

投資最關鍵的,我們投的是人,我們自己也是,我們自己的團隊是最重要的、我們的能力是最重要的。所以我們自己內部也有一個能力認知的提升、能力的培養、經驗的積累的過程。到現在這個時間點,可能我們第一批投資的公司已經脫穎而出,成為行業的龍頭、成為上市公司,我們已經可以跟他一起去圍繞著我們認為好的生態去做上下游的布局,更多的去進行更深度的學習和投資。我覺得不管是企業還是投資機構本身圈定自己的核心能力圈,找到自己的邊界,然后建立自己的壁壘,這是非常重要的

第四,任何困難的時候我們還是要有信心,我覺得如今這個信念是特別特別重要的。我個人對于GP這個事,包括我們的團隊,大家既然是做這個事,一定要把這個事做好,還是有很多的機會,我們還是有上升的空間的。所以保持狼性和學習能力是永恒的,前進也是生存的唯一方式。

何一舟.JPG

熠美投資合伙人  何憶洲

何憶洲:從我們今年運作的情況來看,我發現有三個現象:第一,就是剛剛所說的包括頭部基金在內的GP,都會產生一些融資上的壓力;第二,二手份額越來越多了,而且這些二手份額是好的二手份額,原因是因為其他的LP產生不少后續投資的能力,所以影響到了GP本身的運作;第三,包括我們自己支持的一些GP,他在融其他的資金的時候都會遇到時間長、比較慢的過程,包括注冊也比較難,包括其他跟進的資金都比較難。

對我們來講,一方面我們看到可以投的基金的確是選擇多了,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講,我們也希望這些基金能夠健康發展。造成這樣的情況,大家多多少少也看到了很多因素,從LP的源頭和GP兩個角度來看,我自己做一些補充。從GP端來說,王總說我們最近幾年增加了好多好多GP,這是非常鮮明的一個現象。如果把這個數據掰開看的話,其實里面有很多是裂變,而且有很多的基金是小基金。中國的市場比較碎、變化又非常快的,所以在這個情況下LP在不斷的選擇中,所以這就造成整個融資的效率不是特別高。

第二,從LP的角度來講,大家知道很多LP的資金源頭其實都是掌握在政府手里面。很多的地方政府的市場化還是在進行過程中,有比較強的地方屬性、有比較強的產業屬性,也有很強的招商方面的要求。我覺得在市場化的過程,政府引導基金本身所具備的市場和管理能力都是一個逐步的過程。

還有一點,大家做過美元基金的朋友會覺得在國際市場上募資的話會有很多非常市場信息豐富的第三方機構,雖然他們會收錢,但是他們的確大大增加了市場融資的效率,這一方面中國也沒有很好的發展起來。

反正有各種各樣的市場原因造成了信息不通暢,資金的出資方和GP方,雙方對資金的用途和產生的回報預期目標有不完全一致的情況。所以在目前整個市場比較趨緊的情況下,可能大家對自己的訴求看得越來越重,所以也會產生一些比較大的摩擦在里面。但是我覺得總是有一個周期性的,我覺得會慢慢過去。

田立新.JPG

德同資本創始主管合伙人  田立新

LP要選什么樣的GP?GP會青睞哪些行業?

唐勁草:接下來咱們講第二個話題,也是大家比較關心的。請兩位母基金講一講,目前你們做母基金的投資,你們會有哪些重點關注的,或者說你們比較愿意投的?也請咱們兩位直投基金從你們的角度聊聊,你們現在比較偏向于投哪些行業,以及你們對中國的母基金、對中國的LP又會有哪些希望?

王吉鵬:因為元禾辰坤從2006年開始做母基金,核心的定位還是投偏VC跟成長基金。我們今年有一個定位,發掘扶持陪伴中國優秀的股權投資團隊。因為偏VC跟成長的投資其實更多的是投一些新興的技術、新興模式和行業。我個人認為,VC還是從年齡上有代際的。

到今天我們到底要找哪一類的3.0時代的VC呢?這一代人可能會跟產業結合得更緊密。我們最近看很多從產業出來的人,包括一些很細分偏新興行業的產業。包括過去兩年非常多的產業公司自己在做所謂的CVC的基金,未來的VC大部分不是這種,還是一些有產業背景,在某些領域特別專注的VC,他們在新的領域上能比別人更早發現機會,能更多做提前的布局。

大家今天專注在一個領域里,如果你拉長時間看,因為行業都是有周期的,包括外部的經濟環境也有周期,因為行業也在不斷的成長,我們認為行業發展的早期,你投天使到A輪是非常有機會能投到大的獨角獸的。當一個行業進入到成熟期,只有行業的前三名才能賺到錢的。而且以今天的環境來看,行業的頭部企業的溢價價值比以往更有體現,所以一個GP是要伴隨著一個行業成長去選擇那個點上最好的階段。

我們有一個觀點,如果你定了行業就不要定階段,如果不定行業你可以定階段。因為今天看到很多的GP,當然也有LP的要求,在行業和階段上必須雙定,這從長周期的發展來講有一定的危險性。可能你在一個好的點上,你的基金規模做的回報非常高,因為你的高回報你融了一個更大的基金,但是你還是固守原來的投資邏輯和方法論,外部環境在發生變化,它會造成基金的回報的不穩定性。所以其實我們也在考慮我們會再配一些小綜合基金,可能這里面會有一些組合抵抗這個行業的風險。我們也會在一些新興領域上配一些基金。

田立新:從GP角度來講,我們只能做到更專業,然后更專注,更專心。為什么呢?我們GP其實就是找到好項目,最終讓利益最大化,給大家掙錢。如果這個做得不到位,我們就會被拋棄,當然這也是我們的使命。

季薇:從GP的角度講兩個問題,第一個是方向,在To C上面目前大家可能有共識,因為紅利不在或者競爭非常激烈,所以to C上面出大公司的機會不大。但是在很多的細分領域,比如社交、電商這些領域是不是已經完全的競爭飽和了?我覺得還是有很多的變量,所以我們特別會關注一些針對細分人群、針對品類、品牌,有新的變量發生過程當中的一些創業機會和投資機會。

比如大家可能都比較關注新時代下沉人群、出海,我們最近也在研究銀發人群,因為中國老齡化是一個趨勢。但是現在從供給的角度來說,我們能夠為老年人提供的好的產品和服務是少之又少的。所以從供給的匹配來說,我們認為這類企業有比較大的機會。

B端,我們更加看好從互聯網向移動互聯網端大規模快速蔓延的紅利機會。具體來說包括數據的安全、數據的保存,包括5G和物聯網,以及數字內容領域,以及工業互聯網、物聯監測領域,包括IT升級方面,我們看好方向上面的研究和布局。

至于說GP對LP的要求,我覺得首先看LP對我們的要求是什么,我自己的感受LP這一兩年來第一非常關注現金流,當然對于我們來說,我們因為人民幣基金的關系還是比較注重現金流的。但是有的時候要看一下短期的利益跟中長期利益里面的平衡,這個我們會跟LP去商量。

第二,確實拿的錢里面國資的比金融機構的錢越來越多,這個過程當中的合規管理方面對我們來說是一個正向的提升。

何憶洲:從熠美投資的角度來講,我們關注的更多是中小型偏早期的基金為主,原因是因為我們喜歡支持有經驗、有專業能力的、有行業基礎的,同時也有行業的投資能力的團隊。而且在這些中小型能夠保持自己基金規模不是快速增大的這些團隊,他能夠更多的聚焦他的核心目標,不是以管理費為主的目標,他的目標可能更加和我們保持一致。我相信對于我們來講,這個定位也是相對比較合適的。因為中早期的基金比較小,他們無法直接做盡調,這也是我們自己團隊的一個價值體現。

(以上為創客貓現場稿件,轉載請注明來源。)

捕鱼霸业破解版 四人打麻将免费下载 广东福彩26选5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 琼崖海南麻将 今日股市最新消息上 天空棋牌游戏中心? 江西11选5开奖查询 陈教授平特一肖大公开 下载南京麻将免费打的玩 股票用什么软件 快乐扑克牌3怎么玩法 甘肃快3号码分布图 20选5带坐标走势 福彩30选5走势图 手机网上兼职赚钱 黑桃棋牌手游官方网